轴瓦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轴瓦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20:19:40 阅读: 来源:轴瓦厂家

帝纾琦托起腮帮望着冰棺内的女人,忽觉女人眼皮动了动,只呼一声轻叹,那女人已缓缓从冰棺中坐起。

“念昔小主!”女人朝帝纾琦眨眨眼,似乎有些不敢相信。

带着刚睡醒的慵懒,女人伸起懒腰,继而推开棺盖,从冰棺里步了出来。

帝纾琦吓一跳,对于一个突然间复活的死人,纵是她是仙也有几分骇然。

“你……是谁?”

帝纾琦见她朝自己步来,连忙往后退。

“念昔小主,可找到你了!”女人眸里尽是惊喜。

“你认错人了!我可不是什么念昔!”帝纾琦见她一直唤自己陌生的名字,忙解释道。

女人嫣然一笑:“你的气息错不了!没想到都长这么大了!”

女人以长辈的口吻叹起气,隐约觉得她有股道不尽的惆怅。

帝纾琦瞬间石化。

此时一道紫光携同一道白影翩然而来。

落地后化成一紫一白两人,不用想,自然是锦苏和赤郢。

赤郢望着祭台上的两人,惊得说不出话,最后眸光落在那白衣女人身上,眸眶隐隐有泪,难掩心中的激动。

“郢儿!”白衣女人娥眉紧蹙,冲赤郢唤道。

仅一会又将眸光转向锦苏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声音清冽如冰,一如她的人。

“白涑,你命真大,这样也死不了!女娲石在哪?”

锦苏周身魔气如浪,连声音也变得阴阳怪气,极不像往日的他。

帝纾琦听到白涑两字,隐隐猜到了什么。

上古传说螣蛇与白矖的女儿白涑,为完成父母的使命,一直守护着女娲石。

此番一想,帝纾琦冷汗簌簌。

那个梦……天!自己居然是……

帝纾琦不敢往下想,攥住白涑的一角衣角,颤抖地道:“我是……”

她欲言又止,却没有勇气说出口。

白涑顺着衣角握住她冰冷发颤的小手道:“是,你是女娲娘娘与人王伏羲的女儿念昔!”

好一道晴天霹雳,不仅轰倒了帝纾琦,也同时轰倒了对面的两个男人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锦苏不敢置信地道。

赤郢完全已石化。

这个消息让他久久难以回神。

只听白涑道:“当年水神共工和火神祝融,在不周山大战,结果共工因为大败而怒撞不周山。致使天塌地陷,天河泛滥,大雨连绵。为解救天下苍生,女娲娘娘不分昼夜地炼制五彩石补天,却因此冷落了丈夫和女儿。”

“伏羲性情风流,见妻子忙着拯求苍生将他冷落,认识了姬媣。姬媣表面温柔端庄,实则是个魔性未去的妖姬,她勾引伏羲,毒死念昔,待女娲娘娘回到家,发现丈夫变心,女儿惨死,如同天塌了般。”

“女娲娘娘顾不得找姬媣算帐,而是将念昔的残魂,注入最后一块补天石里,倾注毕生灵力,滋养着念昔的残魂。终因灵力耗尽,脆弱的不堪一击,死在姬媣剑下。伏羲知道真相后,杀了姬媣为妻女报仇,却再也唤不回妻女。于是伏羲自散神力,将女娲石和伏羲琴封印!”

“没想到几千万年后,女娲石里的念昔魂魄凝聚齐全,机缘巧合地破石而出。跟着伏羲琴也出世,落入有缘人之手。我白氏家族身为女娲后人,历代忠于女娲,守护着女娲石。念昔走后,女娲石遗落在碧琼海里,我费尽功夫才将女娲石取回,不料念昔已不知下落……”

“我奔赴六界苦寻,哪知念昔会跑去天宫,被长公主的噬魂石吸走魂魄。长公主当时恰好生产完,那小郡主一出生魂魄十分脆弱,没过多久就魂飞魄散。长公主思女心切,便将念昔的魂魄注入小郡主体内,从此念昔便成了长公主之女……”

帝纾琦身躯摇晃。

难怪长公主有时明明望着她,却像在透过她看着另一个人。

原来自己不过是她费尽心思囚住的一缕魂魄。

帝纾琦心伤难抑,对长公主这些年的忽冷忽热,似乎已释怀。不管怎样长公主对她终是有养育之恩的。

锦苏听闻后,哈哈大笑。

没想到自己的徒弟居然是伏羲之女,难怪她天生能克制伏羲琴,就是因为她骨子流淌着伏羲氏的血液。

不过这样一来,情况变得有些难以收场,女娲石他势在必得,不但为了这张脸,也为了那石里的灵力。

不等白涑与帝纾琦回神,锦苏一把箍住赤郢的脖子道:“拿女娲石来换他!”

帝纾琦没想到锦苏变得如此丧心病狂,忙道:“女娲石早已不知去向,我们拿什么来换!要不,你抓我,我是女娲的女儿,你不是觉得隐疾难忍么,喝我的血吧!上回你不是喝了我的血后,就控制住病情了么!”

白涑一听,吓一跳:“念昔小主不可!他身上的魔气,完全是因为姬媣的诅咒!伏羲当年知道真相后,悔不当初,用伏羲琴杀了姬媣,姬媣死不足惜,将自己三魂七魄分散各处,并诅咒,得伏羲琴者,必受魔念牵制,杀死最亲最爱的人!”

帝纾琦一怔,她从来不知锦苏的身世,听白涑这番一说,越来越迷惑。

“女娲石不过是他的借口,想杀掉至亲至爱的人才是真的!你可知他是谁?他是麒麟王同父异母的弟弟!赤郢的叔叔!”

锦苏见被人识破身份,眸里的红光越发浓艳:“住口!就算知道了又怎样,你们能奈何我!他们该死!若不是那位虚伪的兄长,本座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!他以为将伏羲琴给了本座,就此安心,孰不知他说一套,做一套,将本座骗入魔道,让本座沾染那古魔气,让本座身败名裂,以为本座从此销声匿迹!可惜他想错了,本座不但没死,还能回来取他父子的性命!”

锦苏说时,掌劲一使,一把箍住赤郢颈部,赤郢因为缺氧两眼发白,不时嘴角流出一缕鲜血,瞧得帝纾琦胆战心惊。

“师父!醒醒吧!只要你肯放过赤郢,琦儿愿意跟你走!”帝纾琦冲锦苏喊道。

锦苏冷冷一笑:“帝纾琦,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为师,为了这个男人,几次三番与为师作对,叫为师怎么相信你!”

帝纾琦被他反问地无言以对。

见锦苏拖着赤郢站在块浮冰上,忙想上前却被白涑攥住:“小主不可!这是赤郢的命数!”

帝纾琦红唇一咬:“你是她母亲,怎忍心眼睁睁看着他送死!”

白涑叹气:“要解开姬媣的诅咒,必须牺牲掉一个人!”

帝纾琦闻之,似想到了什么,冲着白涑走神间,一掌将她挥开,继而朝锦苏飞去。

---- 作者寄语:未完待续,下章大结局,晚上见!

变态板战魂西游

帝国王者归来下载

街机群英传汉化版

女王的纷争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