轴瓦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轴瓦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20:23:21 阅读: 来源:轴瓦厂家

墨紫璃发现,魔蛊花的根系与木木的身体已融为了一体,显然这些花是在将能量供给木木,所以木木的尸体才能历经多年而不腐。

原来殇落做这一切,是为了木木,看情景他是想复活她,那么他抓自己的目的已很明显!

墨紫璃吓出一身冷汗。

殇落凑近她道:“你猜到了?可惜,还差一步,木木就会复活!”

墨紫璃吓得背过身去,那个答案她不愿去想,更不想听,她知道,这所谓的“差一步”与她脱不了干系。

“那就是你的心脏和血!”殇落不客气地道。

一道惊雷将墨紫璃劈得脑门发颤,这早就在她的意料中,只是她没料到会是这个。

她不会屈服,忙笑道:“凭什么是我?”

“因为……你是木木的转世,若本座没猜错,其实你一早就知道了!”

殇落得意地笑道。

墨紫璃忽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,他让她读取记忆,不过是提醒她前世与他的关系,所以他将她囚禁在这魔宫里,目的不是为了折磨她,而是等她重新爱上他。

可是他太高估了自己,墨紫璃显然是个轻易动心的人,他失败了,所以他不得不走一步,就是用墨紫璃的命换回以前的木木。

“就算这样又怎样,用今生的命救前世的人,你这是逆天而行,就不怕遭天谴么!”

“又是天谴!我很好奇,你这小姑娘,居然能与天通气,上回你把那上古天雷都引了来,这次本座想,应该不会有什么比上古天雷还要厉害的!不过,就算有,本座也不怕,因为本座不会给你开口的机会!”

说时指尖一弹,墨紫璃张张嘴,居然发不出半点声响。

墨紫璃知道这妖孽比她想象的还要狠绝,只要他想要的,一定要得到,他凶狠的像一只独行的狼,其实他的原身就是一只狼,果然应了那句:“江山易改本性难移。”

可是他千算万算漏掉了一点,就算她开不了口,仍可以用心与老天相通。

可是她却不像这么做,不知为何在木木面前,她似乎变得柔顺许多,对这个男人有了连她自己都说不情的同情。

殇落见墨紫璃半天不为所动,忙将魔蛊花上的木木抱起,让她呈打坐式,继而将墨紫璃按坐在木木对面,让两人双手合握。

木木的手很冰凉,墨紫璃却半点感觉不到冷,反倒觉得很安慰亲切,如同在握着另一个自己。

有那么一刻,她恍惚间看到木木睁开了眼,冲着她哭诉道:“不要怪他!一切都因我而起,是我害了他!”

墨紫璃看见木木的魂魄从身躯脱离,反观木木的肉身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,转眼已是一堆森森白骨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殇落不敢置信地望着眼前的一堆白骨,忍不住立牵怒于墨紫璃:“你对她做了什么?”

墨紫璃也想知道为什么?

再看身边的魔蛊花,已全全枯萎。

墨紫璃吓一跳,莫不是因为她的血,腐蚀了那些花,致使那些花的毒蔓延,从而侵蚀到木木的尸体里,这才导致木木尸体迅速坏死。

殇落疯了一样,将墨紫璃挥至一旁,强大的内力像飓风一样不断外泄,震得寒潭的水不断搅动,继而像海潮般澎湃作涌。

一波又一波的潮水,朝花台处涌来,随时都要将这花台击碎淹没。

“这是为什么?”殇落双膝跪地,冲着老天高呼。

那无助绝望的样子,让墨紫璃见了都心痛。

眼看那花台被潭水冲得四分五裂,边缘地方已开始塌落。墨紫璃不得不往边上移,哪知没来得及脚下一软,身躯已被卷进潭水中,情急中,她死死攀住一根石柱,却仍抵不过那纷涌而至的潮水。

花如急剧在塌陷,下方居然是个深不见底的无底洞,谁都不知那洞通往何处,只知它漆黑无限,像是宇宙黑洞。终于石柱也被潭水冲垮,无尽的黑暗一点点向墨紫璃袭来。

眼前紫光一闪,人已被一道劲风甩至上方,而那紫光却没来得及上来,被潭水卷了进去,此时正急剧下落。

“殇落!”墨紫璃不敢置信,关键时刻殇落居然救了自己。

心口一窒,忙趴在那黑洞口张望,那道紫影却再也看不见。

墨紫璃无力地摊坐在地,心里百味陈杂。

殇落不惜一切地爱着木木,以致中间生出了事端,这样的男人能说他无情么?可是若有情,为何当初要那般对木木,就不能与木木好好解释,求得她原谅么?或许等他醒悟时,木木已死,他这才想出这种害人害己的法子想复活她,可惜老天不给他这个机会……

墨紫璃的思绪已游走。

这时,一白一绿两道身影先后飞来,见有人趴在寒潭边,那绿影忙将她往里一拎道:“不要想不开啊!”

墨紫璃闻声一望,居然是个绿衣翩翩的美人。

那美人在看清墨紫璃面容后,微微一怔,忙冲不远处的白影男子唤道:“齐灏,快过来,你看,她像谁?”

天齐灏听闻夏满秋在唤自己,忙跑过来,瞧见墨紫璃时,天齐灏嘴巴连翕:“真像!”

天齐灏盈盈一笑,拍着夏满秋的肩头道:“秋儿,我给师父师娘传个信,相信他们两老早就急疯了!”

夏满秋却一把按住天齐灏道:“等等,还是让大师兄来接她吧!”

天齐灏身躯一顿,莫名其妙地望着自家娘子。

夏满秋瞧了瞧墨紫璃,伏在天齐灏耳畔低咕了几句,天齐灏会意地笑起,转而又一脸疑惑:“他……们……怎么可能?师父他老人家是不会答应的!”

夏满秋嘴一撅,“成不成又不是你师父说了算,关键看他们俩。咱们只要做个顺水人情就行了!”

天齐灏只好将发给乐子矜的传音符收回,改发给了宫香珏。

宫香珏赶到时,墨紫璃神智恍惚,已分不清身在哪?眼前的人是谁?

“璃儿!”宫香珏握着她冰冷沁骨的纤手,声音微微发颤。

眼前的人儿虽已长大,但却瘦弱憔悴的不堪。他心疼地将她拥进怀里,吻着她的额头。

---- 作者寄语:未完待续。哈哈,女主的身份猜到了吧,她是神的女儿!晚上有点事,回来早就更一章,回来晚就明天发哈!

创造与魔法百度版

深渊游戏

神之塔物语无限金币版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