轴瓦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轴瓦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鬼话闲聊111111110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20:48:35 阅读: 来源:轴瓦厂家

夏紫倾面露惊慌,想将那东西吐出来,可那东西一入口就吸附在她咽喉处,继而一个劲地往她腹里爬。

一股道不明的恶心感,让夏紫倾深觉不妙:“属下知错,尊主饶命啊!”

“你做的那些事,别以为本座不知!”

月如练幽幽起身,一袭白衣鼓吹着,如白浪翻滚,越发衬得他身材颀长,如同芝兰玉树。

夏紫倾瞅着他的白衣,觉得这白衣与他性子格格不入。

他嗜血成狂,杀人不眨眼。她以为她这点小聪明能避过他的耳目,哪里知道,他根本就不需调查,旦凭他个人喜好,要谁生则生,要谁死,那人就得死。

这十年来,他双手沾满了血,却依然能纤尘不染,这是个外表圣洁如雪,实则,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!

“这是无望蛊!本座知你擅长用毒,蛊与你最为合适!若敢再对左使起异心,这无望蛊就会无期限的发作!到时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别怪本座没提醒你!”

夏紫倾已领教月如练的冷血,告饶道:“属下不敢,还请尊主给属下解药!”

月如练轻笑:“只要你乖乖听话,本座每月会按时给你解药,延缓蛊毒发作!”

夏紫倾唇皮紧咬,磕头道:“多谢尊主!”

郦红柳换好衣裳出来,听教众说夏紫倾回来了,便过来瞧瞧。

不料却在廊道处见夏紫倾绷着俏脸,十分不悦地冲她步来。

夏紫倾贝齿紧咬,冲郦红柳恶狠狠地说:“别以为有尊主撑腰,就可以无法无天,我会让你后悔的!”

郦红柳一脸懵相,见夏紫倾面色苍白,在她转身前,大步上来攥住夏紫倾的一只手腕道:“你受伤了!”

郦红柳略懂医术,只是夏紫倾的脉相十分怪异,不像是病,倒像是中了什么毒,可是这毒若有若无,竟能在她周身游荡,心下一怔,“你中蛊了?”

夏紫倾唇皮抿抿,挥开郦红柳道:“不要你管!”

说时跑了开,郦红柳望着夏紫倾的背影叹气。

她与夏紫倾打小一起长大,又与夏紫倾同岁。

夏紫倾个性好强,她记得刚入师门那会,因着两人同岁,她只比夏紫倾早入师门半月,便成了夏紫倾的师姐,夏紫倾为此闷闷不乐。

夏紫倾一心想在造诣上超越她,所以在入师门时,夏紫倾选择了毒术和易容术,而她则

选了正派的内功。

在很长一段时间,夏紫倾在用毒上面确实高于她的内功,在出门之前,两人被推入修罗场角斗。

那回,她记得自己杀了三天三夜,才免强过关,而夏紫倾因为用得是毒术,这在本教中所学之人为数不多,此回角斗,倒是让夏紫倾拾到便宜……

可夏紫倾哪里知道,用毒者伤人伤己,时日一久,难免身体不会被日益剧增的毒素毁坏。

郦红柳虽讨厌夏紫倾,但内心又同情她。

毒蛊自古相生相克,这世上除了她们的师父懂得用蛊攻毒外,大约也只有那位尊主会给夏紫倾下蛊。

郦红柳不时替夏紫倾担心,希望夏紫倾能悬崖勒马,别在做害人害己之事。

郦红柳当天下午就赶回了海春院。

夜阑溱已来海春院寻了她几回,见她终于回来,夜阑溱含笑迎道:“妈妈总算回来了!本殿下有几件要紧事要与妈妈说,不知妈妈可有时间?”

郦红柳见夜阑溱难得给她个笑脸,不禁多了个心眼。

见身旁人杂,难免被外人瞧出端倪,便吩咐芸娘将三楼雅室收拾了一番,将夜阑溱引至雅室内。

“太子殿下有事请讲?”

夜阑溱从袖中取出一张素描画像。

郦红柳用眼角余光瞥了眼,却未看清画上人是谁。她自顾自地解开身上的斗篷搁在一旁,继而交侍女说:“给太子殿下端壶好茶来,另外再配些吃食!”

侍女垂首应着,转身提了茶和吃食过来。

郦红柳耐着性子与夜阑溱耗着,只见她提起茶壶往夜阑溱身前的杯中倒了杯茶,启口道:“难得太子殿下有这番闲致邀妈妈我赏画!”

“妈妈不好奇画上的女人是谁?”

郦红柳什么样的天姿国色没见过,就她的海春院,每年至少出三位花魁。那些花魁,个个倾城倾国,美的赛飞燕嫦娥。

美人与她不肖多看。

不过为了顺着这太子爷,她还是客套地端起杯盏漫不经心地道:“是谁?”

夜阑溱嘴角呛着丝道不明的笑意,郦红柳隐隐觉得他不会这般无聊地找自己赏画,其中必有文章。

“温舒妤!”

郦红柳持杯的手颤了颤,滚热的茶水不时顺着杯口溢出,烫了她的指尖,她却未觉得疼,反倒心口一窒,闷痛的紧。

温舒妤,这是她娘亲的本名!夜阑溱是在试探她!

郦红柳收回游走的思绪笑道:“不认识!”继而啜了口茶水。

“这是华宰相的发妻,算来本殿下该唤她声姑母,可惜啊,十年前命丧于一场大火……”

夜阑溱惋惜道。

郦红柳持杯的手紧了紧。

心里不时冷笑。

少来猫哭耗子,当年若不是因为你,我那负心汉的爹,怎会那般对待我们母女。

“哦!”郦红柳极力压抑着情绪,面上一惯的风轻云淡。

夜澜溱望着她,将华夫人的画像摆在案上展开。

他指着华夫人的面容道:“华夫人年轻时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!可惜啊……”

郦红柳冷笑,看来这人今日是不揭她的老短不放了!

笑道:“太子殿下莫不是在肖想华夫人的容颜,这等姿色,海春院里比比皆是。”

“那些女人哪里能跟华夫人相比!倒是妈妈你,本殿下越瞧越有华夫人年轻时候的风采!瞧,这眉眼,居然像一个模中刻出的!”

夜澜溱每说一字,都望向郦红柳,极力捕捉她面上的情绪。

郦红柳知他仍不死心,抚着自己的脸道:“这世上长的相像的人多了去,殿下若是能将整片大陆翻过来,大约能找出几个不同类型的华夫人!如果殿下今日是为这般无聊之事找我,妈妈我劝殿下,不要浪费时间!”

夜澜溱见她面上起了怒意,卷起画道:“本殿下只是觉得妈妈你与华夫人实在相像,便来与妈妈说一番!对了,本殿下大婚在即,听闻妈妈的惊鸿舞名震盛京,到时还请妈妈在本殿下大婚那日,舞弄一曲。”

郦红柳唇皮连抽,涂满蔻丹的纤指已掐入杯盏中。

---- 作者寄语:晚上老时间还有一章哈,感谢各位支持

我去西游下载手机版

心舞游戏

天天幻想最新版本

1399彩票正式版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