轴瓦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轴瓦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河南张民强全家居要职其子曾扬言弄死周洋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20 16:45:58 阅读: 来源:轴瓦厂家

商丘艳照官员被刑拘被指长期玩弄女性

2012年3月14日,时任河南商丘市信访局局长的张民强低头谢幕,再无官职。

10个月后,本想安度晚年的他再一次回到聚光灯下,成为了桃色新闻的主角。36岁女子周洋举报他“骗财骗色”,并将两人保持了3年之久的不正当关系公之于众。

1952年出生的张民强靠笔杆子起家,从虞城到商丘,从政30余年,完成了从农村青年到政府要员的转变。他时常对家人说,做官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这样晚上才能睡得着觉。

河南张民强全家居要职 其子曾扬言弄死周洋

东窗事发

1月21日,商丘市信访局原局长张民强的桃色新闻登上了各大门户的首页。一名女子称其奸淫妇女,骗财骗色,并将数张不雅照发到了网上。

1月21日,张民强坐在电脑前,颤抖着双手点开了一篇名为《河南商丘“张政富”赛过重庆雷政富》的文章。内容是一名女子对他的控诉,称其奸淫妇女,骗财骗色,并将数张不雅照发到了网上。这些照片中,张民强裸露着身子,丑态百出。

此消息在网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。商丘市信访局原局长的桃色新闻,从首次在中国记者调查网上出现开始,迅速登上了各大门户的首页。

61岁已当爷爷的张民强,觉得没有脸面再活在世上。亲属称他欲跳楼自杀,但被四弟拉住。

他心里很清楚,控诉的主角名叫周洋,曾是商丘市睢阳区交通局农管所的一名职工,从2009年开始,两人的不正当关系一直维持了3年之久。

1月22日晚上,在暗黄的灯光下,36岁的周洋尽管化了妆,但看上去仍比实际年龄大了很多,眼角皱纹很深,一脸憔悴。

她说将自己与张民强的事情曝光,下了很大的决心。“我被逼上绝路了,要么鱼死,要么网破。”

一直秘而不宣的商丘官方迅速做出回应,称警方已于去年11月5日立案调查,纪委也成立了调查组,并表示张民强的退休不会影响最后的处理。

“河南省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,商丘却曝出张民强艳照丑闻,这对商丘的形象是极大的损害。”一位在职的正处级干部称,这属于张民强的个人作风问题,是个例。

1月25日下午,商丘市纪委副书记宋景民的办公室里人来人往,宋面色凝重,记者试图采访,他犹豫了一下称“敲错门”了,并把门反锁上。

张民强亲属的电话几乎被网友打爆了,纪委也开始调查他们的房产。另外,网上传言不断,这让张民强80多岁的父亲和母亲几乎病倒,他们一直视儿子张民强为骄傲,无法接受其乱搞男女关系、以权谋私的事实。

河南张民强全家居要职 其子曾扬言弄死周洋

权力交易

2009年夏天,张民强大包大揽称要把周洋安排到商丘市吃财政的单位,但向其索要10万元钱。两人有证据可查的“交易”就有两次。

张民强信访局长的职务促成了二人的相识。2006年周洋因工作上的问题前去上访,局长张民强接待了她,并帮她协调。

那年,周洋的孩子不到1岁。2004年她怀孕后与丈夫分居,2005年孩子一出生便离了婚。当时她在睢阳区交通局农管所工作,怀孕了但没有准孕证,遭到了单位的“刁难”,逼迫其打胎,周洋坚决不同意,于是到信访局上访。

张民强坐在办公室的老板椅上,耐心地听完了周洋的诉说。张民强的办公室很讲究,书柜办公桌都是红木材质,干净利落。

张民强让周洋回去等电话,没过几天信访局电话通知周洋已把事情协调好,她继续去上班,并给了信访回复。

虽然事情成功解决,但单位还是给周洋“使绊子”。另外,孩子出生后没人带,从2006年开始她再未去交通局上班。

对于两人再次相见,有着不同的说法。

周洋称,直到3年后的2009年,两人在府前花园小区偶遇,张民强认出她并喊出了她的名字。也有说法称,其间周洋曾多次请张民强吃饭,以表示感谢。

2009年夏天,张民强得知了周洋的工作情况后,大包大揽称要把她安排到商丘市吃财政的单位,但向其索要10万元钱。

张民强与周洋的第一次“交易”地点,选择了一家距离市政府不到500米远的咖啡厅。

那年7月13日,在这家名为至尊咖啡厅的小包间内,张民强收了周洋10万元现金,并说其中3万元要送领导。

张民强打了一张7万元的欠条,落款日期为2009年7月13日,并签上了名字。经包括其家属在内的多方证实,欠条确为张民强所写。但对于时间,又出现不同说法,有说法称这是张民强事后补写的,并非在7月13日当天。

两人有证据可查的第二次“交易”,发生在两年后的9月30日。张民强帮周洋购买新城国际小区成本房一套,面积在130平米左右,要在9-17层,由张办理一切手续和房产证件,让周洋出15万元。

张民强同样写下了15万元的收款条,落款日期为2011年9月30日。

在两人第一次发生性关系前,周洋一直视张民强为“恩人”。

据周洋回忆,第一次“交易”后不久,张民强骗她至酒店,将其灌醉,强行和她发生了性关系。

“醒来后,看见一个60岁左右的男人赤裸平躺在旁边,觉得很恶心。”周洋说,从此以后,张民强以帮她找工作为要挟条件,一直与其保持那种关系,“很多时候不想再当女人”。

张民强之后便经常出没在周洋家中。两人关系也并非一开始就破裂。

25平米的卧室里,床对面放着一张电脑桌,在两人的视频中,张民强喜欢跷着二郎腿,托着腮帮子,坐在电脑桌前观看二人的不雅视频。张说,这样“提兴趣”。

周洋有时也微笑着与张民强头靠着头玩自拍,两人看上去很亲密。

在知情者出示的一张照片里,周洋和儿子以及张民强三人坐在游乐场的碰碰车上,一起游玩,并无不情愿的表情。好友说,两人相处后,周洋曾写过一本厚厚的日记,A4纸有几百页,里面写了很多情话。

张民强一直未能帮周洋安排好工作,两人的关系渐渐出现裂痕。

张民强曾试图为周洋调动工作,他把她的工作关系从交通局调出,挂靠到睢阳区房管局内,但未能完成落地。

睢阳区交通局陈姓局长也证实,周洋的工作关系被调出,但不知是张民强活动的结果。

张民强把周洋引荐给了睢阳区房管局局长侯正超,谎称侯为商丘市房管局局长,3万元钱就是送给他了。

但张民强没想到,周洋的孩子与侯正超的孩子是同班同学,后来在开家长会时两人相遇,侯正超将实情告诉了周洋。

周洋开始心存芥蒂,而这段时间张民强数次向其要钱。

知情者说,事实上2009年年底张民强已退居二线,进入了人大内司处当主任,手中已没有实权。另外,张民强答应周洋购买成本房的事情最终也未成行,15万元没有退还。两人的关系一度降到冰点。

相关新闻:

河南商丘原信访局长张民强艳照曝光(图)

河南商丘信访局退休干部被刑拘

河南商丘官员艳照事件回应:虽已退休不影响处理

产生矛盾

张民强经常出没在周洋家中,但一直未能帮周洋安排好工作,两人的关系渐渐出现裂痕。

关系决裂

张民强与儿子的通话被周洋录了音,她听到他儿子称“不信弄不死她”。心怀恐惧的周洋走进了商丘纪委接待处,举报张民强。

对于张周二人的关系,在商丘政界内部早已不是秘密。一位与张民强熟识的官员称,两人的关系在“侯正超事件”之后一步步走向决裂。

两人关系最终崩盘的导火索,是一段张民强与一男子的对话。周洋清楚记得日期是去年7月10日,张民强与男子通电话后未挂断,周洋偷偷录了下来。

录音中一男子问张民强:“你知道周洋的家吗?”

“知道。”张民强回答。“她儿子放暑假了吧,我不信弄不死她。”周洋称,另一男子是张民强的儿子。

当天,心怀恐惧的周洋走进了商丘纪委接待处,举报张民强。

在接待处主任吴俊琪的办公室里,周洋举报张民强骗财骗色。吴俊琪让张、周二人互写保证书,签下名字、按了手印。张保证还钱并在2013年元旦前帮周安排好工作,周保证若张能如期兑现承诺,两人互不联系、永无纠纷。督办人均为吴俊琪。

周洋说,这是缓兵之计,张民强并没有实际行动,她再去找吴,吴表示,“爱找谁找谁,我没时间管这些事”。

张、周二人开始了长达半年的“拉锯战”。周洋四处上访,最后把材料递到中纪委,但均石沉大海。其间她以欠条为证据起诉张民强,准备对簿公堂让其还钱。但没想到张民强立刻报案称周洋诈骗,当地法院根据“先刑后民”的经济审判原则,周洋的起诉未能成行。

“这种靠权力、金钱、美色维持的关系是很危险的,一旦没有了,就可能决裂。”一位官员感慨。

谩骂风波

张民强的妹妹、女婿以及弟媳等人前往周洋家门口,大声辱骂。小区保安证实,5日、6日、7日连续3天都有人前来谩骂。

在这场“拉锯战”当中,张民强的家人们无可避免地卷了进来。

去年11月5日晚上10点到12点,张民强的妹妹、女婿以及弟媳等人前往周洋家门口,大声辱骂。这一切被周洋装在家门口的摄像头记录了下来。

视频中,十余人站在楼道里,冲着周洋的房门喊,其中一男子还用力踹门。

事发小区的保安也知道此事,5日、6日、7日连续3天都有人前来谩骂,但后两天是社会人员,并把周洋停在楼下的车砸了。

周洋说,她和7岁的儿子躲在屋内,儿子当时已经睡了,但听到门外的辱骂声,起床走到了客厅,一直站在那里,没有流泪,一句话也不说,直到那些人离开。

“孩子虽然不懂事,但听得懂骂人的话,那么多人骂他的妈妈,这对他以后的成长会造成多大的心理阴影。”周洋说,她和儿子3天没有出门,她也没有做饭,孩子3天只吃了点零食,自己一口饭未吃,她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儿子。

两人的关系已经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。第四天一早,她带孩子逃离了商丘。

张民强的妹妹、女婿和弟媳均受到了睢阳区公安局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。治安处罚决定书上公安机关认为,张家人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对他人的侮辱。

家族官谱

张民强是整个家庭的支柱,他带领家里人完成了农村人的“蜕变”,并“协助”很多亲属成为公职人员。

张民强的一位朋友说,张是家中长子,他还有3个弟弟和两个妹妹,他是整个家庭的支柱,有着很高的权威,是他带领家里人完成了农村人的“蜕变”,并“协助”很多亲属成为公职人员。

张民强的儿子和儿媳是同学,毕业后均考取了河南省公务员,如今儿子在河南省委办公室任职,儿媳在河南省委信访部门当科长。

40岁的女婿在商丘市委机关事务管理局任综合管理科科长。该局成立于2003年,在此之前女婿在商丘市委办公室工作。

张民强年龄最小的弟弟在商丘公安系统任职,弟媳妇是市政法委的公职人员。

对于张民强女婿被行政拘留一事,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称他并不知情,当时张民强女婿正在休公假的期间。目前已经请示相关部门要如何处理,并表示绝不姑息。

“张民强的兄弟姐妹以及儿女都很优秀,学习成绩好,这在商丘官场上也很出名,但这背后也离不开张民强这棵大树的庇荫。”一位邻居如是说。

现如今,张民强的父母、兄弟姐妹以及女儿都居住在商丘一高档小区内,均价在6000元左右。一位家属称,他们的房子大都是分期付款。

张民强的房子是其刚到商丘时自建,位于商丘市区东部,独门小院。这些年他一般住在女儿家中。他在海南确有一套房产,首付8万,家人说当初是为了投资。周洋称,张是虞城王集乡新农村建设中的投资商。但该乡书记连连否认,称与其不熟。但有消息称,二人是多年的好友。

张民强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民,家境贫寒。在商丘官员看来,张官至信访局局长,是其奋斗的结果。但他的官职在增大,权力欲和控制欲也在膨胀。

上升之路

在商丘官员看来,张民强官至信访局局长,是其奋斗的结果,因为他的起点并不高。

张是商丘虞城县张关庙村人,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民。由于家境贫寒,1952年12月1日出生的张民强15岁便离家参军。在部队,他跟随一位老中医学习,为一名军医,在新疆中国核试验基地一带待了5年。

回乡后经推荐和考试,他进入开封师院读书,学习刻苦,成绩名列前茅。毕业后进入虞城县教研室任政治老师。

“他文笔很好,口才好,靠笔杆子得到县领导的赏识。”一位同乡说,当时张在县里名气很大,是很多人的偶像。

很快,张进入虞城县委宣传部工作,突出的表现让他后来官至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职位,并在1990年调入商丘地委,担任宣传部办公室主任。

在虞城县委大院,很多退休老员工对张民强的评价很高,称其年轻时人很正直。说起他的桃色故事,纷纷表示听说后很惊讶,最初不敢相信。

在商丘宣传部,张民强凭借出色的表达沟通能力,2000年左右被任命为信访局副局长。2004年再次升迁,兼任商丘市政府副秘书长。

一位官员说,张官职在增大,权力欲和控制欲也在膨胀。

2004年7月,在商丘办学的徐州金山桥教育集团与商丘市由于合同纠纷反目,商丘市政府单方面毁约,并准备将金山桥集团“赶出”商丘。这给了刚刚上任副秘书长职位的张民强一次表现的机会。

商丘市政府牵头成立了“两个清算组”,张任组长。2004年7月9日金山桥学校财务被查封,清算组迅速“占领”学校的招生办和财务室。7月11日,清算组勒令金山桥的3位负责人离校,并于中午时分将大门正顶的贴牌“金山桥”三个字砸掉,要求全体教工从15日下午5点必须全部离校。

知情人说,当天还下着雨。以后学校实行了“军管”,老师进出都要进行开包检查。

半个月后,张宣布了新校名“河南景园学校”,并解释:北有景山,南有景园,“虽然上面还没批下来,但要把牌子先挂上”。

事后张民强在会上这样概括,“只要法律规范好,大胆朝前走”,单方面毁约没有任何问题。他说,这种做法第一是为了保持社会稳定;第二是为了能使学校和平过渡。

据了解,商丘市政府领导对张的表现很满意。但事实是,因为学校的夏令营被迫中断,部分学生无法补课,教师当年6月份的工资没有发放,学校主体不明确,师资大量流失。

紧接着2005年,冰熊冷柜厂作为商丘曾经的王牌企业,进行资产重组。最终“冰熊”远嫁浙江,被当时的华美电器收购。很多工人下岗,而且没拿到工龄买断费。为此两三百名工人手持镰刀,围住市政府大门。张亲自接访,三天三夜只喝水未进食,采取“各个击破”的战略,嘴上磨起了泡,为政府化解了一场危机。但直到2008年,很多工人的工作问题都没有解决。

不论如何,张的为官传记中又多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同年年底,他上任市信访局局长。

一位同乡说,张民强非常注重名誉,是个孝子。作为大哥,他经常教育弟弟妹妹做人要守规矩,为官要对得起良心,然而自己却未能守住底线。

晚节不保

一位同乡说,张民强非常注重名誉,是个孝子。冬天他会买了烤地瓜放在怀里捂着,跑回家带给母亲吃。“父母在,不远游。”这是他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

他的结发妻子是医院的副高级中医,两人同学中医,年轻时还经常为村民扎针,帮读高中常头疼的妹妹治病。

作为大哥,他经常教育弟弟妹妹做人要守规矩,为官要对得起良心,然而自己却未能守住底线。

桃色事件曝光后,睢阳区房管局侯正超、纪委接待处为张当担保人的主任吴俊琪也受到牵连,他们均未再去上班,电话也处于关机状态。商丘官员之间传言,两人已被处理。

周洋的日子甚为艰难。为了举报张,她把房子低价卖掉,价值60多万只卖了50万,家具也没要,一人漂泊在外。

周洋本来在商丘有自己的生意。如今商丘已没有她的立身之地。年仅7岁的儿子已无法读书,寄养在别人家里,母子已好几个月没见面,偶尔通通电话。周洋说,儿子变得孤僻不说话,有点抑郁,她心如刀绞。

周洋是一名孤儿,养父母有了自己的孩子后与她关系疏远。1998年她中专毕业后从郑州来到商丘,进入交通局。

知情者称,她能进交通局得益于交通局一副局长,两人曾短暂交往,后来该副局长不知何因不辞而别,离开了商丘。

近日,张民强以涉嫌职务犯罪,被移送商丘市检察机关并被刑事拘留。周洋希望最终能有一个公正的判罚。

对张民强的过往,商丘官员们大都三缄其口,连部分交好的朋友都称与其不熟。

很多人对周洋母子表示同情:一个单身母亲对抗政府要员,在公权力未能得到有效约束的今天,要经历多少艰难?

对于张民强,很多人的看法是:“贞妇白头失守,半生之清苦俱非。”从军医到政治老师,从宣传干部再到为民请命的信访局长,张民强本可全身而退留下一个不坏的名声,而如今却落得骗财骗色不仁不义之徒的恶名。记者苏晓明

(

补牙用什么材料好多少钱

北京去双下巴一般多少钱

隆胸假体要多大才好呢?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