轴瓦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轴瓦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0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22:11:01 阅读: 来源:轴瓦厂家

“你……那东西压着我了!”话一出,孟绫恨不能咬断舌根,当作什么都没说。

“什么东西?”符舒泽低笑,明知故问地。

她居然懂这个,怕是出嫁之前,有人跟她讲过,如此一来,他不必再逗弄她,握着她的手一点点往那上面移,继而将她的手按在那上面。

“轰”,孟绫身躯一震,脸上烫的已快自燃。

手一哆嗦,忙要挣脱,而他偏不让,两人推来推去,好死不死,竟将他裤头扯下。

符舒泽一阵闷哼,这一刻,孟绫真想挖个地洞埋了自己。

“绫儿!给我!我会尽我所能的疼你爱你,给你幸福!”符舒泽呼吸不稳,眸光灼灼,仿若要将怀里的人揉进身体里。

“可是你……行不行啊?”孟绫沉溺在他的温柔中,蓦然想到他是个病人,这种事会不会加重他的病情?

可她哪知,在床上跟个男人讨论“行不行”的问题,等于撞在枪口上。

“行不行,试下不就知道!”符舒泽露起狐狸般的笑意。

孟绫忽然觉得自己好似上了当,这男人怎么看都不像不行的样子。

然而明白的太晚,某人兴致正浓,一副非将她吃干抹净不可的样。

两人折腾了大半天,孟绫不知被他要了几回,这样的持久,这样的体力,这样的坚挺……岂是个病人能有的,他是真病还是假病?

或许是她太小看了男人,就连一个生病的男人都这么厉害,若是没有生病,那么她岂不是要……算了,这辈子她哪里还会去想别的男人,这一生,她都是他的。

此时的她累得已化成一滩水,连想事情的力气都没有,望着窗外逐渐西去的太阳,她想这一天,居然全耗在了床上。

符家人的会怎么想她?食髓知味,原是这样的啊!

她羞得将被褥一个劲地往头顶上盖,好将自己遮个严实。

符舒泽见了将被褥扯下,没羞没耻地说,“夫人可还满意?”

孟绫撅嘴苦笑。

满意,不是一般的满意,满意的连骨头都被他啃光了!

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,两人同为一怔。

到底一天一夜没出门,符老爷得知后,以为符舒泽身体又有什么异样,一回到家就忙赶了过来。

“润儿,你这是怎么了?”符老爷拍着门板道。

孟绫心虚地恨不能掐死床上的人,冲着符舒泽使使眼色,示意他安抚住门外的人,而她则慌乱地穿起衣服。

偏偏肚兜找不到,气得朝他直瞪眼。

只好去柜里又拿了件套上,再看床上的人从头到尾眸光一直落在她身上,一副意犹未尽地,瞧得她双颊彤红。

符老爷见没人应答,蓦然间想起了什么,冲一旁的香儿说:“大少奶奶呢?怎么连她也不在?”

香儿垂头嘟嘴:“大少奶奶一直都在里面陪着大少爷!”

符老爷敲门的手放了下,嘴角不时牵牵,继而摇头大笑:“去给两人准备些补汤来!”

符老爷毕竟是过来人,立即明白里面正在上演什么,他不好明说,只得示意众人暂且离开。

孟绫这才知符舒泽是故意地,拳头举了举,却舍不得捶他。

“现在整个府里都知道了,你说怎么办?往后我还要不要做人!”

符舒泽点了下她的俏鼻:“自然要做人,而且是做我符舒泽名正言顺的女人!饿了吧,梳洗下咱吃饭去!”

孟绫心底一甜,莞尔一笑,她喜欢听他说这话。

一会,香儿果然端了好多吃食过来,一看全是滋阴壮阳的,孟绫的脸禁不住又红起。

望着桌上的汤,心里直嘀咕。

他那么能,还需要补,再补的话,她怕是三天都下不了床!

符舒泽见她喝个汤也能走神,点了下她脑门说:“今天夫人最累,应多喝点,一会好好睡一觉,明儿一早,咱一起回家!”

孟绫想,这种事不是他最累么,瞧他说得这般冠冕堂皇,咂嘴,不理他!

香儿站在一旁望着两人,不由轻笑。

她跟了符舒泽多年,难得见他笑得这般开心,想来这位大少奶奶是大少爷的开心果,她该替大少爷高兴的,不知为何心里莫名的失落起,原来她一直暗恋着大少爷!

前院,二夫人屋里。

符崇硕两腿一搭,往茶几上一横。

二夫人搁下手中的参茶,瞥了眼这个不成气的儿子。

“你就不能做点正儿八经的事么!老大如今都娶妻了,说不定哪天就有了儿子,这符家的产业就都成了他和他儿子的,我们仨怎么办?”

符崇硕嘴里叼着根牙签,依旧一副放荡不羁地:“娶就娶呗!谁叫你们瞎积极,一个个胳膊肘往外拐!好心帮了倒忙!这下悔青肠子了吧!”

兴灾乐祸的可把二夫人气个半死。

符崇硕心里有气,一个是他的亲妹妹,一个是他的亲生母亲,却都张罗着将孟绫这么好的女人给了符舒泽,他怎就没这么个好命,娶个如花似玉又知书达理的女人。真是郁闷死了!弄得他几天都睡不好,对身旁的莺莺燕燕越来越看不顺眼。

二夫人原本心里就窝着一团气:“我这么做还不都是因为你么!你知道你那爹,虽然明着对咱仨人特好,但你娘毕竟是二房,这符家的规矩,是长子继业,我不表现大方点,你爹他能看到咱的好么!”

符崇硕哼了哼,他就说呢,一向小鸡肚肠的娘怎会发了菩萨心,替那病秧子娶妻,原来是有预谋的。

可惜啊,昨天他气了那病秧子,反倒弄巧成拙成就他们的好事!

他开始后悔不该用言语激怒符舒泽,即便是病秧子也是个生理正常的男人。这狗急了还咬人,何况身边有个那么娇美的女人,就是死狗也会化身成恶狼。

“真他妈的烦!”符崇硕想到那两人在床上滚了一天,就里就急躁,将嘴里的牙签往边上一吐,起身就要走。

二夫人瞧准他心思,八成是受了什么刺激,忙唤住他说:“这么晚了,去哪?你就不能让娘少操点心么!”

---- 作者寄语:未完待续,晚上还有哈,感谢亲们支持,这几日留言少了,你们都还在吗?

风暴帝国游戏下载

美亚娱乐app

精灵战纪破解版

相关阅读